目前日期文章:201309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祂等我情願 我的主耶穌.真的很愛我.很憐憫我的軟弱和害怕.在長老教會受洗20多年了.要離開談何容易.當我躊躇不前時.祂忍耐等候我.讓我自己情願.祂興起各樣環境.各樣難處.就是為要攪動巢穴.讓我離開溫暖熟悉的老巢.如今.那段優柔寡斷難以抉擇的苦日子都過去了.祂領我高飛.又安置我在穩妥之處.我在神的家得著安息.感謝讚美主! 記的2009年4月寫了一篇[如鷹展翅]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emilygma2020/article?mid=1755&next=1726&l=f&fid=5那是我當時的心境.充分顯明自己的軟弱.我知道自己是又驕傲又軟弱的人.所以神繼續留我在四面楚歌當中.好帛琉磨練我更多的忍耐.更多的謙卑.同時學習更長久的等候主. 當我在1995年被神的靈充滿.更新生命之後.不但如鹿渴慕溪水.更愛讀聖經.愛禱告親近主.並且人際關係大好.我放眼看週圍每一個人都是可愛.可親近的.我也更關心他們的靈魂得救.半夜起床代禱代求.願神憐憫赦免其罪.願上帝救眾人脫離罪的捆綁.也更迫切求主醫治生病的人.幫助人際關係.夫妻親子關係不好的人.我被主呼召成為[代禱者].這是我終生的職份. 聖靈充滿使我開始說方言.也顯出其他醫治.預言.趕鬼以及教導真理的恩賜.上帝也不斷的把服事的同工和需要服事的人帶到我跟前.我參與[聖靈更新服事禮服團]經歷了很多主的奇妙作為.也去很多地方見證主的名.我變得大膽.不會扭捏害羞.十多年來我主領敬拜團.教成人主日學.帶團契查經.也負責主理禱告聚會.並分享信息.我越服事越甘甜.因為心中火熱愛主. 感謝母會給了我很好的服事空間.我在教會受到很好的牧養和栽培.但是整體大環境陷於傳統的包袱.僵化的體制.人的紛爭.世俗的風氣-----------.我不能忍受耳朵聽見淫辭妄語.心痛看見結黨紛爭.厭惡一切虛偽.說謊.貪財和諂媚名利的事.這些事都令我如坐針氈.因為基督徒在生命更新之後.會對[罪]有極端的敏感和恨惡.我有了[屬靈的潔癖].我只希望要看見聖潔.合西裝外套一.高舉基督.惟獨聖經.我經常要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如同[雷子].(早年的[雷子約翰]要求從天降火.燒滅不接待耶穌的村子.) 經過十多年的不斷為教會流淚禱告.眼看著自己的影響力太微小.後來幾乎癱軟無力的只想求去.千百次向神祈求.求祂領我出去.安置在眾多聖徒當中.免得我會隨波而流.但是20多年的母會生活有太多的人情.恩情.許多的回憶和難捨的弟兄姐妹.我愛他們.人家說:金窩銀窩都不如自己的狗窩.的確.我愛我的母會.我很難捨.離不開人.主耶穌直等到我自己準備好了.夠剛強了.有了足夠的信心和理性.神就領我出發. 今年二月.吳長老突然的心肌梗塞.加上ARMANI自己也嚴重的髖關節發炎.真的力不從心了.終於辭去所有聖職和服事的工.謝謝牧師和大家的體諒和祝福.還有很多人.很多次的來到淡水關懷探訪.現今在新的教會委身落腳.這是我們第二個屬靈的家.我們夫妻倆都會同心在主所量給我們的福音禾場盡功用.不論將來上帝如何帶領.或行或止.我們都只有聽主耶穌的命令.或許哪天又得拔營起行.但祂必與我們同在.我們也會繼續為母會守望禱告.直到再見主的面.哈利路亞~感謝讚美主! 

ysayustdswl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男人老了,要對另一半好一些滴!男人老了,要對另一半好一些滴!   「男人老了,以前辦公室裡的仇人都變成了朋友。」 一位老太太最近忿忿地說:「可是啊,男人老了,以前臥室裡的愛人,都變成了仇人。」   「為什麼會這樣?」   「因為沒有了利害關係。」老太太說:   「以前在辦公室為了升遷,一個鬥一個,誰也不讓誰,所以一堆仇人。 現在全退休了,寂寞得要死,碰上老同事,高興還來不及呢。不上班了,沒什麼好爭了,當然仇人都成了朋友。」   「有道理。」我笑笑,問她:「可是愛人又怎會成為仇人呢?」   「也因為沒了利害關係。」老太太停了一下,拉著臉說:「以前他對我不好,我就不陪他睡覺。可是現在他不行了,不陪睡覺,正好,你陪他,他還覺得討厭呢!現在不上班了整天在家閒著,不是挑這個,就是挑那個,我不聽他的,當然成了仇人。」這老太太的道理,乍房地產聽是氣話,細細想還真有道理,由「男女相悅」到「夫妻相守」,這「悅」與「守」就是不一樣。   「悅」是情、是心,比較抽象;「守」則是守這個家、守這群子女,多少比較具體、較現實。  主持人問一位海員的妻子:「你丈夫出海,一去就半年三個月的,妳怕不怕?」   「以前怕!但是現在不怕了。」女人說。 「為什麼?」   「因為我叫他保了一個高額的險,他出了什事,家都還能維持。」女人笑得很奇怪:「從那以後,他走他的,我就一點都不緊張了。」   這訪問距今總有七、八年,可是我總想起,總浮現那女人的笑。因為她的話讓我嚇一跳,心想原來女生那麼現實。   還有一件更久以前的往事,也是我終身難忘的。那時候我還在紐約教書,我的繪畫班上有個從初級一路學上來,已經跟了我三、四年的老學生。   她不開車,每次上課都自己坐巴士來,再由她先生接回去。她的先生我見過買屋網,是個 一百八十公分 的警察,加上是義大利裔,十足大男人主義,每次看到我都露出「你耗了我老婆不少時間」的眼神。   我那學生也真像是欠了丈夫的,每次一下課,就算畫到一半,也會飛快地收拾東西,撂下一句「我老公來了」,就衝出門去。  可是,有一天,下課時間到了,她卻繼續畫。「妳老公來了,快走吧?」我催她。   「來了又怎麼樣?」她居然用眼角瞟瞟門外:「讓他等!」   我猜他們兩口子一定吵架了,沒再催。後來發現她每堂課都要丈夫等,才知道,原來她丈夫退休了。   「他退休了,急什麼急!」這義大利女人有一天拉著嗓門說:「回家也是閒著,坐在外面等我也是應該的,怎不想想我已經等了他幾十年?現總可以換換了吧!」   這學生的話也留在我心中十幾年了,我常想:「天啊!可別退休,退休就會被老婆欺侮了。」   談到被欺侮,又讓我想起那位「老太太」說過的話買房子。「以前啊!我老頭子欺負我,我只有忍著。孩子還小,我能走嗎?當時我要過活,非嫁給他不可,跑回娘家,我有臉嗎?而且錢是他賺的,他都抓在手上,我又拿什麼活?」   突然換個臉色,也換個口氣:「可現在不同了,他欺負我,我就住到女兒家去,這家住住,那家住住,誰敢不收留我?我告訴你,直到我住在我女兒家,發現女婿對我女兒有多體貼、多溫柔,我才發現自己是白過了,讓那老傢伙作威作福了一輩子........。」   我的老同學的『一生一次』書裡說得好他以前在公園裡常看見一對老人,老太太總扶著步覆不穩的丈夫散步,親密的樣子,真令人羨慕。   後來老人死了,當時外面沒人招呼,卻聽見老太太在裡頭給朋友打電話,有說有笑,還說「老傢伙死了,總算自由了,從今可以跟你們參加旅行團,四處玩了。」夫妻就是這麼妙的組合!   前半輩子,男人拚命賺錢,把薪水袋往桌上一扔,就租房子覺得盡了責,就覺得是犧牲自己的一家之主。後半輩子,男人多半先凋零,尤其退休之後,更是很快地從「遊民」變成「遊魂」,也從個「良人」變成「涼人」。   人是涼了,從床下半邊開始涼,涼了「那件事」、涼了那顆心,如果再趣味不相投,就連腦也涼了,使得「風情話」也成了「風涼話」。   然後,男人更弱了、被攙著、被扶著、被抱著。換個角色,女人把「他」餵飽了,帶他看了病、散了步,也就覺得是犧牲自己的一家之主。   年過半百,我常想,夫妻的情可能像是銀行,最好年輕時別「貸情」,而要多「存情」。到老來才好「提情」。不致遭到白眼。   當然,我也想,其實一家之主換人作,男人作四十年,女人作十年、二十年,男人還是滿划算的,不是嗎?

ysayustdswl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