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北社發表]※※※※未來台灣總統的課題※※※※※※
無論蘇花高案或賭馬賽車案, 坦白說,我覺得以民進黨四位總統候選人的能力,處理內政問題絕對綽綽有餘。 比較有疑慮的,可能在於他們面對美中的態度, 以及對於台灣國家發展的判斷和處理手段,
這不是演講比賽似的政見發表會就能見真章。我 先從外部的政治環境談起。 二○○八年有兩件國際大事: 一是北京辦奧運; 一是美國十一月的總統大選。
恰巧這兩個國家是影響台灣政治發展最嚴重的大國。 日前, 北京已經展開行動邀請高雄市參與奧運討論, 難題來了,這場眾所矚目的世界奧運即將登場, 可以想見中國必藉此機會大大宣揚國威, 如果中國巧妙的利用國際媒體 宣傳與主辦國優勢,將台灣問題內政化, 讓台灣在世界舞台上再度淪為「中國的一部分」,我們將情何以堪?
請問未來的DPP總統們,有足夠的抗壓性面對二○○ 八排山倒海的中國壓力嗎?再談美國。 倘若共和黨和布希總統無法從伊拉克問題脫身,民主黨極有可能二○○八再度入主白宮。 目前民主黨呼聲最高 的希拉蕊,是前總統柯林頓之妻, 小柯親中我們曾經深受其害,希拉蕊未來的幕僚群, 大概是承襲小柯班底,她的路線可能也是親中抑台 ,台灣要邁向國家正常化的 目標,將出現嚴重阻礙。
面對美國可能出現的政權變化,請問DPP的總統們要如何因應?
台灣內部要求國家正常化的呼聲與人民的國家認同與日俱增, 我們難道要繼續擱置民主深化的政治工程, 等待台灣主體意識的民意上升到八十五%,再來處理制憲正名嗎? 如果民意到達八十五%,我想任何人來處理都會水到渠成,
有必要某位賢君才能竟其全功嗎?所以我認為,現在台灣正處於蛻變為正常國家最關鍵的時間點, 面對中國國力與軍力的增強,與美國可能發生的政權轉移和親中路線,
台灣如果再度自我壓抑民主成長與民意要求,未來的困局只會更棘手難解。
因此,我認為未來的台灣總統,必須要嚴肅面對以下問題:一、 向美國政府忠實傳達台灣人要正常國家的心聲: 人民選擇DPP總統,是要他去完成國家正常化的目標, 他必須誠實而清楚的告訴美國:「我要履行承諾並完成人民 的託付!」 他更要替台灣人民質疑美國: 「為什麼你們以正義之名攻打伊拉克,卻要壓抑民主台灣的國家發展,
來屈服於共產極權中國?難道美國的民主價值和立國 精神,是奠基於合法化的『欺善怕惡』嗎?」台灣不是美國的殖民地,邁向國家正常化的「正名制憲」等政治處理,是我們的內政問題!! 美國必須予以尊重。如果繼續打壓台灣,可能會逼迫台灣人轉向中國, 這情形發生將不利於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利益;
同時也可能逼迫台灣人開始反美,一如南韓的反美運動。二、 以「台灣」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:下任台灣總統應該以此為首要任務。
其實這是不必要公投的議題,只要台灣總統向聯合國提出申請即可。 我們應該把問題丟給聯合 國處理,那是他們的問題,不是我們的問題。 如果他們拒絕台灣入會,我們要問:「是以什麼理由拒絕?」 同時還要追問:「一個世界貿易排行第十六的台灣,為什 麼不能進入聯合國? 哪一點資格不符?難道聯合國憲章的自由平等原則可以犧牲在中國的威脅之下?
聯合國還有正義可言嗎?這樣的世界和平仲裁組織的存在不覺得 羞恥嗎?」總之,我認為DPP總統們最重要的課題, 不只是內政,更重要的是如何有效的完成國家正常化的目標。 總統必須履行對人民的承諾。委 曲不足以求全,等待只可能坐以待斃。 新任總統要懂得以人民意志和力量作後盾, 運用小國優勢與大國周旋,為台灣創造「以小搏大」的重大成就。
請問DPP總統 們,您準備好了嗎?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ysayustdswl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